首页 >格斗游戏

不谈翟天临

2019-11-09 06:29:07 | 来源: 格斗游戏

不谈翟天临

文/沈嘉柯

翟天临的事我就不谈了,已经众所周知了。不过他引出了一个老话题,让我想说说另外一件事:放过硕士生博士生,取消发表论文吧!

说起来也很有趣,这两天刚好老同事打语音电话给我,说有人找她帮忙弄博士论文。她之前在出版社,涉及的业务就包括论文出书。

老同事问我,多少价得她出手?如果是你多少钱愿意呢?

我哈哈笑了好一会,然而现在我也不知道啊!以前我倒是听一个报社的记者朋友说过,有人找她搞论文,出价万字万元。

说到这,我还挺想问问:圈内各位写字儿的人,尤其是作家们,多少钱你们肯干这活?

其实有的明星就是被网络上的假民意给忽悠了。别看网络上一堆崇拜学霸人设的网友,高帽子一顶又一顶,实际上更多人迷恋的还是长得好看又赚钱。

大部分为了更好混生活去读硕博+极少数真为人类做贡献的学霸,眼看着捧着金饭碗的还来自己碗里夹肉吃,立刻炸毛了。

取消研究生发论文这事,十几二十年前就在说,现在看起来,“发文”产业链越来越兴旺。现在的研究生论文,不能说百分之百,说一句绝大部分都是在制造学术垃圾不为过。真学霸倒无所谓,苦的是广大学生们。以至于都自嘲搞科研发论文太苦,变成“秃头精”了。

写论文难,发论文更加不便宜,少则几千,多则上万块,还未必发得上,期刊版面就那么多,每年需要发论文的学生那么多,简直是超级供不应求。

2009年我给《光明日报》写了一则通讯《学术抄袭为何屡禁不止?》,主题就是关于“学术不端”和反思发论文的要求:

正因为许多高校规定,研究生获得学位的条件之一是必须在核心期刊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,大学教师、科研机构研究人员评职称也和发表论文挂钩,他们才不惜冒险造假、抄袭,更不惜重金购买学术期刊版面。

另一方面,一些学术期刊为了盈利,舍弃学术尊严,只要作者肯出钱,就为其发表论文,该有的文章审查和匿名审稿制度形同虚设。出于发表压力,还造就了畸形的“论文枪手产业”。

搞学术本来就是个一看天资,二看喜欢不喜欢搞,三看运气资源的事。如今是一大堆硕博研究生们困于学术八股文,又跪拜学术八股文。比古代考科举还惨。

古人考完了以后还能丢掉这块臭狗屎敲门砖,现在是硕博研究生和导师们一起海量流水线生产论文。不喜欢写,不会写,又必须写,写得头痛欲裂苦不堪言,又主动或被动融入利益共同体。

其实吧,核心期刊和c刊基本上也是一种学术圈的“游戏”,最近二十多年来才有的“怪胎”。

所谓“C刊”是学术圈内约定俗成的说法,它的全称为南京大学核心期刊(CSSCI)。

为此,我特意找了个《南京大学学报》的编审写的批判“发核心发CSSCI期刊论文”的论文。直接看看业内人士的专业论文,最有说服力,免得遇到外行的杠精还得再解释半天。

不谈翟天临

朱剑编审的观点基本在摘要里直接体现了,所谓C刊、核心期刊,本来只是文献检索工具,用来指导订阅的期刊目录,结果渐渐变成期刊质量排行榜。

再后来,渐渐又变成跟评职称挂钩,再变成硕士生博士生为之疯狂的获得学位的条件之一。嘿,超级话语权游戏规则就此诞生。正如身为学报编审的朱剑说的:

“评价机构的评价主体身份因专业性的缺陷无法弥补,而永远不可能得到学界的公认,因此,退出评价,回归数据开发者的定位,方不失为明智的选择。”

而退出的障碍,则是这套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受益者,对“评价权力的留恋”。

我是个局外人,旁观者,可能更加激进一点,我觉得这么继续鬼打墙,还不如取消研究生发表论文的要求得了。让博士硕士毕业论文都公开!导师和学生直接绑定在一起,有问题,谁也逃不掉。

至于真学霸,能发好文章,学校直接奖励就行了。何况还有那么多同行业的人盯着呢!

往小了说,从此放过硕士生博士生,拯救了他们的头发。往大了说,也是解放了他们的人生,甚至是拯救了他们的爱情和幸福。毕竟这一群人,拿到学位了就是中国学历最高的人了,还得靠他们推动社会进步呢!

常州西地那非原料

治疗阳痿的“伟哥三兄弟”

正品印度神油中国官方网站

genericviagra

猜你喜欢